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决策中心 >> 北京农业 >> 京郊农村经济 >> 平谷 >> 正文
北京平谷“菊花村”搭出一条线上“双11花路”
日期:2020-11-13 作者:马瑾倩 来源:新京报 点击:
 

  村民在村道旁售卖食用菊花。摄影 郑新洽

  村民在村里的快递点邮寄在网上售卖的菊花。摄影 郑新洽

  11月7日,平谷区大兴庄镇西柏店村,村民在自家的菊花大棚里采摘食用菊花。摄影 郑新洽

  “双11”电商销售火热,越来越多农村产业参与,热闹程度也不差。

  晚上7点,气温降到10℃以下,村里菊花大棚纷纷拉下遮布,路上已经少有人走动,平谷区大兴庄镇西柏店村委会门口却很热闹。“我这儿有三盒哈,发舟山的。”“小蔡,又来两单,对不住啊,客户订单急着要,你得再加会儿班。”正值菊花盛开的秋季,北京“平谷?西柏店村菊花节”进入第12个年头。去年起,大兴庄镇与快递公司合作,在西柏店村设置固定快递发货点,配合平谷区统一电商销售平台同步上线,给菊花及其衍生产品线上销售搭出了一条“双11花路”。

  朋友圈里直播菊花盛开

  “食用菊花开了,免费包邮。”

  附上电话号码,添加刚刚在大棚里用手机拍的红黄白花朵、花丛照片,王春明发布今年第42条菊花销售展示的朋友圈。不到十分钟,一个微信名叫“荷”的客户私信下单,这是一位三年回购的老客户了。

  大兴庄镇西柏店村位于平谷区西部平原区,距平谷城区8公里,是全国最大的食用菊生产基地。食用菊花做出来的佳肴色香味美、绵软爽口,鲜食、干食、熟食、焖、蒸、煮、炒、拌、炸皆宜。从2009年开始,全村开始发展食用菊花产业,目前有60栋食用菊大棚,种植了10余个品种的食用菊花,已成为全国食用菊花的种质资源库。

  今年是王春明种植食用菊花的第7年。作为退伍军人,复员后在化工厂上了24年班。2013年,镇上工厂外迁离开北京,老家西柏店村越来越多乡亲开始种食用菊花,另谋出路的他包下三个大棚,开始种菊种菜。

  毫无种植经验的王春明种菊花并不顺利。

  “一整个棚招虫害,种植培育上也出现问题,花朵小卖不出去,平均可达1500斤的大棚全赔了。”王春明不是第一个遇到这类问题的菊农。由于全村推行有机种植,使用有机肥料,花苞初期招虫害的概率很高。从一开始培育食用菊花,西柏店村就请来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生物中心专家指导。为解决这一问题,专家给菊农提出了“闷捂烟熏”策略,使用无毒害方法解决了让人头疼的虫害问题。第二年王春明的大棚就卖上了好价钱。

  菊花盛开时间一般在11月至12月,每到花期,王春明都会在朋友圈“直播”大棚菊花盛开情况。今年9月21日,王春明就在朋友圈里发布第一条视频,白色黄色花骨朵已经形成,在鲜翠的枝叶下格外显眼。

  原来,为了延长菊花销售时间,经过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生物中心多年的测试,今年新一代食用菊“燕山白玉”和“燕山金黄”开始由菊农试验种植,未来将作为西柏店的主栽品种。新品种花期提前10天左右,食用起来菊香更加浓郁,口感厚实甘甜,蛋白质、维生素C、叶酸、钙等含量更高,产量更高。同时,花大色艳,颜色纯正,兼具很好的观赏效果。

  想要让有十几年传统种植经验的菊农“尝鲜”并非易事。西柏店村书记李伟华说,一般菊花种植在七月份,想要培育早开菊花就要从六月份开始腾出大棚准备,那时一般村民大棚里还有晚熟的小西瓜以及其他蔬菜,找了几家种植户,对于提前清场都有顾虑。“今年疫情,很多人担心就算种出早菊,也卖不出去。”

  47岁的王春明在种植户中算“小年轻”,他愿意尝试,成为今年唯一一棚早开食用菊花的试验种植户。10月9日,整棚鲜花盛开,王春明兴奋地发布朋友圈,“食用菊花开了!”每盒一斤的菊花,比普通食用菊花至少多卖了十五到二十元钱。

  很多人慕名来村里观赏、采摘、购买,此前积累下的老客户也从微信等渠道订购。14天时间,销售一空。

  这批菊花最远发往四川。

  快递小哥每年驻村两个月

  由于保鲜和配送速度要求,一盒发往外地的食用菊花,运费甚至比成本还要高。

  “我去年给广州发6盒共300元的食用菊,运费就花了280元。”

  去年,借平谷?西柏店菊花美食文化节,大兴庄镇政府与京东快递签订合作协议,村民寄送菊花订单一律免运费。

  菊花文化创意集市就在西柏店村广场上摆摊。2019年11月1日起,快递员小蔡就到点驻扎,每天早晨6点到广场固定摊位,收货、下单、清点,7点半发出当天第一批货。为保证48小时送达,中午、晚上还要各发一次。每天都要忙到晚上6点以后。直到12月份入冬,气温降到0℃,小蔡还在广场上收发货物,仅食用菊花,去年两个月销售额就超过230万元。

  今年,村里为小蔡找了新驻点,为方便收发快件,点位设置在村委会门口的传达室。常常到晚上七八点,还有不少菊农来下单发货。整个小房间里摞起的礼盒比人还高。

  让小蔡和书记李伟华意外的是,今年的发货量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减少,全村今年刚开始正式销售,每天最多发货超过300件,每一件一般都要两到三盒。“今年销量甚至可能会翻番。”李伟华预计。

  连续两年驻点,小蔡跟村民成了朋友。闲下来的时候,来他的小屋歇歇脚、唠唠家常是常事。

  非菊花节的时候,村里还有特色西瓜、西红柿等果蔬种植销售,目前李伟华也在向快递公司和镇政府争取更多平日的快递优惠,帮助销售更多的农产品。

  菊花电商也来参与“双11”

  “电商,甚至农村电商其实不算什么新鲜事物了,但通过这样一个渠道,能解决一些年纪较大村民打开销路的问题,甚至对于未来的品牌化也有更多促进作用。”平谷区推出的本地农产品销售电商平台“一耘记”经理王丹说。

  由于销路等原因,2019年,村里出现部分滞销情况。西柏店村委会出面,以保底价方式收购500余斤食用鲜花,通过“一耘记”平台销售,同步上线的还有村民手工制作的菊花酒、菊花茶、菊花精油、菊花枕、手工皂、手工菊花水饺等产品。同步,京东上的平谷馆开张,食用菊花和各色衍生产品也一齐上线,同步参与“双11”活动。

  李伟华发现,线上销售要卖出好价钱,首先要控制产品质量,建立品牌。

  今年起,大兴庄镇政府便协调专业机构,为西柏店村食用菊花更新设计沿用了12年的统一包装盒。同时,将推出食用菊花销售标准指南,将食用菊花按照重量、花朵直径分出三到四个等级,统一定价。

  “97年”的小伙回村开民宿

  对于李伟华来说,未来,他们希望将线上“双11”销售热潮,拉到线下的乡村中来。

  除了食用菊花销售,整个村子已经开始布局采摘、餐饮、民宿“一条龙”的旅游产业。去年,刚大学毕业的赵誉泽计划加入餐饮管理行业,在家人的支持引导下,回到西柏店村,开设了这里的第一家民宿,同时也在民宿里推出“菊花宴”。

  “菊花宴”在西柏店村已经有十几年的传统。李伟华说,十几年前村里推广种植食用菊花,老书记就带着5户民俗户开始研发“菊花宴”,逐渐打出了本地特色。近几年,每年菊花节前,李伟华都会召集村里餐饮店村民,一方面要求统一价格防止恶性竞争,另一方面要求各家发展自家特色宴。“有的主推柴鸡、有的是肥羊、有的是卷饼等等”。

  村民王福义去年新开菊花宴,一举成为全村新秀。普通农户家一般设5张桌,王福义家有14张,可同时容纳140人进餐,今年菊花节开始后,每天接待顾客超过200人。王福义还为菊花宴设置了更具仪式感的吃法——“一夹、二放、三涮、四蘸”让菊花火锅有更多讲究。

  除此之外,去年起,大兴庄镇通过疏解整治促提升工作,重新整修铺设全村道路,对菊花大棚进行统一规划,外墙进行彩绘,使这里成为游客新的打卡地。今年,大兴庄镇重点打造精品观赏棚“菊香如意”馆,展现菊花的功效价值、品牌文化。


注: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,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。
 
 
版权所有: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信息与经济研究所
电 话: 010-12396(按0转人工) 地 址:北京市海淀区板井曙光花园中路9号
京ICP证090834号 京ICP备09053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47